相关文章

浙江互保危机后果 银行杯弓蛇影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蓝彬珍 陈勇 陈慧晶 李海(化名)在杭州一家股份制银行业做了七八年信贷工作,第一次感觉到内部如此紧张。

银行给信贷员工发了表格,除了授信企业基本面外,还要仔细填写十来项与企业有关的包括股东异动等内容,监测授信企业动态,事无巨细,隔三差五,反复排查。“夸张点说现在风控部门都成了银行业务的主导部门,上上下下排查。”

银行杯弓蛇影的根源在于这一波互保圈连环危机,而银行内部对这一波互保圈危机影响的定性是,前所未有。

据一位接近此事的人士表示,互保是在经济宽松、信贷过度的情况下运营而生的,但现在看来这种模式同时绑架了银行和企业,并陷入僵持,只能继而企业转向求助政府介入。

家具业互保

“层层的互保圈危机,就这么海啸般袭来,简直不愿意去回忆这痛心的过程。”麦尚实业一位高管这样描述。这个曾经订单像雪花一样飞来的企业,在这一轮的互保危机中很快就倒下了。据悉,目前企业正在清盘整理重组,10亿的银行贷款约有一半还不上了。

家具行业在这次互保圈中深陷其中,从互保链源头开始波及关联的大大小小公司中包括嘉逸集团及其子公司新洲家具、荣事实业、博洋家具、浙江晶瑞办公家具、麦尚实业等在内的知名家具集团企业。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连锁反应。”据李海介绍,即便企业自身的订单业务运作正常,但自处于互保圈原点的上级嘉逸集团被银行收贷后,旗下子公司新洲家具的资金就开始吃紧,部分外贸出口国际业务的付款已经开始出现逾期的苗头,包括建设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对新洲收贷、停贷,并重点关注,跟踪调查。

据记者获得的某商业银行一份跟踪资料显示,近期,新洲的经营状况比几个月前有所改善,但千万的销售额也仅够支付员工工资和日常开销。包括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温州银行在内的授信银行,连月来对新洲家具的授信进行处理,或上会、或转贷。据悉,其在温州银行杭州分行的一千多万元贷款已经转贷,期限约10个月左右。

实际上,在家具企业互保关系链中,新洲家具的上级嘉逸集团受互保链的原点天煜建设牵连,今年1月,嘉逸集团有限公司被建设银行收贷,随即引发连锁反应,集团共被8家银行收贷1.15亿元,并且1.2亿元的贷款逾期。新洲家具与华洲集团互保关系、华洲集团与嘉逸集团存在互保,而受此影响。同时荣事集团也因嘉逸影响遭到银行收贷,3月初开始就被华夏银行、中国银行等收贷近8000万元。而在互保链外围圈的博洋家纺、麦尚实业、晶瑞办公家具这几家存在互保关系的企业,又因其中企业与受到嘉逸集团影响的九龙控股实业而波及。

自国家政策调控房地产以来,家具行业成为受冲击的一个行业。不过,即使资金链吃紧了,企业的订单依旧像雪花一样飞来,但是,银行发现互保危机后部分银行相继减少了企业几千万贷款,随后又让企业先还清贷款,还清以后再贷款,但银行一收走贷款后再也无法贷出来了,多家企业负责人对银行这样令其毫无防备的做法颇有微词。

家具行业仅仅是互保圈中的一个样本,据记者获悉,房地产、纸业、建材、贸易等在内的产业也涉及,其中不乏多家上市公司。据不完全统计,这场互保危机所涉及法人单位约600至700家,资金数百亿元。

一些商会、银行在内的人士,对这波互保危机将更为悲观,他们认为600家企业背后可能还有更多企业,风险将会更进一步。

续不续贷

杭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中小企业处副处长楼建民表示,今年5月底,杭州市政府牵头各融资银行召开协调会。会上介绍家具行业的情况,就曾对处于互保原点的嘉逸系包括新洲企业提出不压贷、不抽贷的建议,并希望建设银行进行牵头。

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透露,多家银行都等着建行等大行来开这个口子,大行没有动作其他行也不会跟上续贷。即便新洲家具业务还在正常进行,但目前银行对新洲等企业贷款并没有松动迹象,除了部分转化为不良、关注类贷款,银行希望部分资产通过法律来处置。

银行对续贷的顾虑并非过于谨慎,之前中江集团破产牵涉建行近30亿资金事件,行业对此唏嘘不已。2011年6月中江集团出现资金危机后,建行依旧给其输送了包括信托理财产品等在内的10亿元贷款。接近建行的人士表示,建行内部对中江集团的预判是,中江所有的贷款在建行都是抵押贷款,也有房产、酒店等优质资产抵押,寄希望输血在一定时期内能缓解过来,弥补窟窿。但中江最终破产,导致建行受累。“最近遇到一家企业,将承诺给银行的股权资产再次转押给另外一家银行作为抵押,其高利贷融资出现还贷困难后,银行已经给企业做了直接融资的项目,结果却发现找不到企业主了。”杭州一家股份制银行行长也列举银行的难处,其实是银行怕风险,就做了资产保全,查封了资产。“隔三差五要对数据客户进行核对,连月来反反复复没停过,银行的慎重可见一斑,对银行来说自查自保是首要任务。尤其是建行受累中江30亿存款这样的续贷危机事件影响,银行业内自保心态更为谨慎。”李海表示,当下除了了解企业的基本经营利润等基本面信息外,还要填写企业组股东是否有异动外逃等情况,公司水电费有没有,公司领导层是否有变化,担保情况是否为不良、近期投资有否有失败等情况,

接受本报采访的多家银行人士普遍认为,其实银行对于抽贷是非常谨慎的,抽贷后企业经营将进一步恶化。上述分行行长则认为,如果是正规经营的企业,其实遇到的困难没有那么大。现在出现困难,被银行抽贷的企业,多少存在些问题,如有大量的高利贷外债,或者超负荷经营。

“银行除了关注该企业运营状况,还密切关注其他银行对新洲等互保圈企业的贷款异动续贷情况,有一家抽贷或停贷,多家银行就会跟上,是否续贷也是这种想法。”现在部分银行业内想法是,密切关注建行等大行对这些企业授信的动态,上述人士表示。

银行终究要寻找放款的出口。据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内部传达的是抓小放大,手上的客户由原来的中大型转为中小型企业的开拓。但是资质好的中小企业已经成为各家争夺的香饽饽,并不容易攻克。

渣打银行近日发布的“中国中小企业信心指数”显示,2012年第二季度信心指数为54.15,较上一季度回落3.48个百分点,其中以“投资信心指数”为最高,“融资信心指数”为最低。

斩断互保链?

杭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中小企业处副处长楼建民对本报表示,近期,确有不少企业向政府反应互保危机及银行续贷事宜,希望政府出面解决。楼建民表示,我们的想法是银行要扶持实体经济。

互保危机并非首次出现,在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冲击下,国内民企就曾遭遇到一波联保互保危机。当时部分企业因盲目扩张,大肆借贷或民间融资,从而堕入资金链陷阱,受到银行和民间高利贷的催款。

据上述麦尚家具一名高管回忆,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信贷政策放宽很多企业很容易贷到款,从而开始大规模投资和扩展生产,从买土地、建厂、投产、产出到回收成本,这个周期往往要3-5年,然而,这个企业扩张的周期尚未完成,国家政策突然转向,银行收紧了放贷,许多企业的续贷被取消或压缩,措手不及的企业不得不从民间融资以维持扩张的企业运转,最终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由于银行的续贷要求企业先还清旧贷款,才能下放新贷款,所以企业往往不得不通过担保公司或民间放贷机构做“过桥贷款”,先还旧贷,等新贷下放后,再用新贷偿还担保公司或民间借贷,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浙江担保行业协会秘书长卢绍基表示,互保模式往往在经济与银行信贷环境宽松下产生,但是,往往在过度信贷的时候通过互保链掩盖了风险。据一家商业银行审计部经理表示,互保的担保限额是按照企业的净资产来核算,但事实上据了解,江浙一带互保圈的担保往往被放大许多倍。

据前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现在银行每月都要参加经信委、金融办的协调会。市政府的意见还是希望能够保住嘉逸系等龙头企业,防范大波及。

据悉,7月18日,杭州市金融办等携当地银行、担保公司召开会议,商讨杭州市拟发行200亿规模的企业债,首单20亿规模,加快推进企业区域级优待政策。据与会人士介绍,优质企业一起打包,在银行间同业似市场银打包,利率低,发行期限长达三年,降低企业间接融资,提高直接融资,不需要每年转贷还贷,也不需要企业之间互保模式。业内人士分析,这也是一个缓解杭州企业困难,将企业从互保链中脱离出来的方法。

身处杭州的银行、担保、商会、企业等多方人士对互保危机并不乐观,他们认为现在的互保危机或仅仅撕开了冰山一角,要消化缓解危机,仅仅靠银行输血是不可能解决的。

一家家居店高管更加悲观:“即便银行输血,企业也不一定能挺过去。”